Updated : 12月 20, 2019 in beplay中国首页

四川西充县回应村民联名欲驱离艾滋男童

中新网成都12月20日电 (记者 徐杨祎)四川省南充市西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19日下午通过其官方微博,对日前有关“200余村民联名欲驱离艾滋病男童”的报道进行回应称,经调查,报道内容与实际情况不完全相符。

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坤坤(化名),今年8岁,家住西充县某村。其父亲外出失联2年,母亲外出失联4年,现由其祖父母抚养。于2012年12月12日,被南充市疾控中心检测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随即由西充县纳入艾滋病医学随访管理。病情确诊后,按属地管理原则,西充县疾控中心安排专业人员对坤坤进行流行病学个案调查,建立了个人档案,定期对其进行医学随访和免费CD4+T淋巴细胞检测,现已进行免费抗艾滋病病毒治疗。

救助方面,西充县民政部门从2013年开始,对其落实了艾滋病儿童基本生活费每月678元人民币,并从2014年11月提高到每月1130元。其祖父母按政策享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所在乡党委政府每年给予多次困难救助和人文关怀,乡党委书记亲自联系帮扶,每年享受给予其救助资金2000元左右。

近年来,其父母长期失联,祖父母对其监管乏力,并且也不愿意再继续监管,致使其至今未能入学。

该通报称,西充县卫生部门将继续对坤坤进行规范化医学管理和免费抗艾滋病病毒治疗,并组织专业人员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当地教育部门将与坤坤监护人进行密切沟通,做好学校、家长、学生的思想工作,尽快让坤坤就近就地入学;将继续帮助解决坤坤家庭的具体困难;公安部门将加大对坤坤父母的寻找力度,落实监护人相关责任。

此外,西充县新闻办亦表示,当地将继续加大全社会艾滋病防治知识宣传教育和反歧视教育,增强广大群众正确预防艾滋病的意识和能力,切实消除人们的“恐艾”心理,营造全社会共同抗击艾滋病、关心艾滋病病毒感染后则的浓厚氛围。(完)

(原标题:官方回应村民联名欲驱离艾滋男童:与实际不完全相符)


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严厉谴责色情场所挂国旗

抛开无耻先别说,让嫖客在性交易场所把自己意淫成“领导干部”,有什么意义呢?想来想去,可能这种手段有助提升洗浴中心的“逼格”和提升嫖客的“性欲”吧。


卢布贬值的前因与后果

今日之卢布及俄罗斯金融、经济,宛如一个得了急性胆囊炎的病人,“制裁解除”和“油价企稳”不过是能解一时之痛、却无法解病患之苦的两片止疼药——何况就连这两片止疼药也是“处方药”,不是“病人”自己想买就能买到、想吃就能吃上的呢?


必须追究冤案制造者责任

近年10起特大冤案中,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已经进行追责,安徽于英生冤案已启动追责程序,暂无下文;其他案件均未明确启动追责程序。冤案平反后却不追究相关办案人的责任,等于河流的污染未被肃清,同时严重损害法律的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